导航菜单

空头集结狙击中概股 瑞幸爱奇艺恐只是开始-帕库食人鱼

不过,跨境监管加强的趋势是确定的。4月3日,中国证监会专门发布声明称,高度关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,对该公司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。不管在何地上市,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,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

瑞幸在回击浑水做空时,就被指出了同样的问题。

“大猛兽抓捕大的猎物,小猛兽追逐小猎物。中概股中大多数还是小猎物。”他说。

据华泰证券张馨元团队梳理,这一类公司大概经历的过程为:做空机构发布报告— —股价大幅下跌——股东利益受损后提出集体诉讼——进入法律流程,公司停牌甚至退市 ——SEC起诉——公司支付违法所得和额外罚金。

空头集结狙击中概股 瑞幸爱奇艺恐只是开始

与此同时,做空狙击不断。从市场机制角度而言,做空者完善了市场的平衡力量,有助于市场健康。但对中概股公司而言,非确实造假者,也同样会承受投资者恐慌性卖出带来的压力。

厦门大学财务学系教授攀登认为,预计会有更多中概股公司遭到做空,但是十多年来中概股公司整体质量已经有非常大的提升,类似瑞幸这样造假严重甚至会走向退市的公司,还是极少数。

“美股虚假陈述比例偏低,但不是说不存在造假。在标的选择上,还要看成本收益的计算。”郝俊波称,中概股的特点是调查成本低、做空成功率高,但市值偏小、做空获利规模有限。相反,许多美股体量比较大、做空收益空间更大,但调查成本高、所需资金规模更大,做空成本更高。对此,小型做空机构,不具备做空实力。

“浑水报告非常详细,瑞幸回复非常敷衍。”攀登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只说一句你说的是不真实的,这不叫回复。回复就应该针对对方指出的问题一一解释。否则是非常不真诚的”。

据他透露,除瑞幸之外,目前仍在密切关注其余被做空中概股。其中不乏极可疑的造假者,待股价跌幅到一定程度后,将会代理投资者启动集体诉讼。

“中概股有个特点,在实锤证据出来之前,任何做空指控都无法被证实,反而可能被对方调动的短期资金打爆。尤其是未经审计的季报高增长,直接几个交易日就可以打爆空头。所以,有些股票明显就是骗局,也没法空,没有交易量,缺少对手盘。”前述个人投资者对记者表示,他已经做好准备,在等待几个百亿市值公司“爆雷”。

“瑞幸创始人在国内市场早有劣迹,如果之前处罚足够严格,他或许就不会从一个坑,跳进另一个更大的坑。”攀登教授认为,十年前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公司造假行为往往简单粗暴,但近年来企业质量已然有大幅提高。在法律和监管都日益趋严的当下,瑞幸这样的事件,不应该出现在2020年。

而且,文化差异也有影响,瑞幸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“中国人会认为,让所有人都喝咖啡是不可想象的。但瑞幸的故事,对美国人而言却是非常合理的。他们很容易相信,中国人有一天会跟他们一样天天喝咖啡。”郝俊波称,瑞幸恰恰讲了一个不符合中国人常识,却符合外国人常识的故事。

2010年左右针对中概股做空的交易逐渐盛行起来,包括东南融通、中国高速频道等公司都先后退市。中概股遭做空机构狙击,最主要的指控是财务欺诈。

已经出手的不只是做空机构。一些在牛市遭受过重创的个人投资者,也在等待机会。

第二,中概股面临的法律环境确实相对宽松。民事责任,有董责险,不怕;行政责任,罚款甚至退市,企业都可以“东山再起”;最有震慑力的是刑事责任。但因在美国上市,刑事责任落实又存在难度。“这就使得部分企业经营者心存侥幸。”他说。

目前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超过200家,一半以上公司市值不足1亿美元。这些对美国市场而言“非本土”的公司,也成为浑水等轻型做空机构的重点狙击对象。

爱奇艺遭遇做空指控后,于凌晨回应称“对于所有不实指控,坚决否认,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”。随后,雪湖资本CEO马自铭自曝已加仓爱奇艺。

在他看来,面对市场逆境,企业家有三类。一类是处于“风口”时就做好准备,有能力平稳度过经济不景气的;另一类是没有能力,但是甘心认输,在逆境中退出市场的;而还有一类,没有能力,又不甘心认输,就选择造假的。

目前中美双方跨境监管协调度提升,更高的信披标准与更为渗透的跨境审计监督是大势所趋。中概股公司提高自我要求,也是必然选择。

  继浑水做空瑞幸(LK)之后,4月7日晚,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(即“狼群研究”)发布做空报告指控爱奇艺(IQ)财务造假。同时,好未来教育集团(TAL)自曝夸大销售数据。在此之前,还有2月被做空的跟谁学(GSX)。

而近期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及股票趋势转换,空头力量正在进一步积聚。“做空是孤独而痛苦的旅程。尤其是牛市。牛市里干不过骗子。”一位刚刚做空瑞幸获利的投资者对记者表示,做空需要配合大环境,牛市里做空个股很容易被“爆掉”。但现在,做空者的胜率大大提高。

“企业家是可以失败的。但造假是不可以接受的。”攀登预计,随着做空机构频频出手,预计还会有一波不规范的企业暴露出来。但如瑞幸这般严重者,预计还是少数。

郝俊波认为,浑水等做空机构选择做空中概股,有其主观原因,也有客观原因。第一,信息壁垒和文化壁垒依然存在。在美股上市企业分为两类,一类是本土公司,一类是外国公司。投资者对经营不在本土的外国公司,大多数时候只能靠财报来“想象”其经营情况。

“在美股市场,被做空者袭击是很正常的。机构投资者并不是每次都会理会做空机构的态度。”郝俊波告诉记者,做空者想要赚到钱,会选择出手的时机。

“猎食者”积聚做空包括两个环节,第一是做出证券判断,第二是赚到钱。浑水创始人卡森·布洛克(Carson Block)曾透露,大多数浑水公开做空过的对象在中长期都下跌了,命中率堪比做多者。但并不是每一次狙击都赚到了钱。

集中遭遇做空,恐非偶然。“做空,本质上是一门生意。”国际证券诉讼律师郝俊波8日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做空机构花费巨资调查之后形成的做空报告,一定要选在合适的时机抛出来,才能将股价打下去,做空机构才能最大获利。

中概股“两难”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中,少数除阿里巴巴、百度、京东等大型企业成交活跃外,一些中小规模的公司由于不为投资者所熟知等原因,成交量长期低迷。

不过,要想说服投资者,可能还需要更详实的回复。否则,以笼统的否认回应具体的数据,难以打消投资者疑虑。

他认为,做空报告集中抛出,很可能意味着做空机构手中已经积累了不少“弹药”,只是一直在等待时机。

郝俊波告诉记者,做空机构因自身特点不同,也会有不同偏好。一方面,以浑水为例,创始人对中概股比较熟悉,浑水更擅长找到渠道来调查中国公司。另一方面,以“大空头”比尔。阿克曼为例,选择做空康宝莱这样的公司,“野心”更高,投入更大且有更高获利预期。